★寂夜雨浅

寞寂的夜,伴着细雨,是何种滋味?

这里宣群……
语c水聊皆可,二维码在p5
不禁黄豆不禁颜表皮下带套
欢迎加入
占tag致歉

一幅摸鱼……裙子我有好好画的!
从一个非凹凸图上面临摹修改的画(临摹修改后是凯莉小姐……手绘的)……
应该算原创吧……
没有呆毛的凯莉小姐……不好看别打我!
(。ò ∀ ó。)

帮朋友打广告

‍新到画笔104支(‍排笔 )
有意者联系
微信18663318873
QQ1829273787
‍打5折扣
‍超实惠
无名乐氏
‍亲们,‍帮 转发
————
搞事情啊哈哈哈

【嘉瑞】来一个受伤?(1)

◆不想说什么,不要管我挖的坑,我会填。

◆自设金已死亡

一片黑……

不对,还有什么?

黑暗里的火焰,只载了银发男孩的飞船……

不!不要离开我!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,可斗是徒劳,眼前又是黑暗。

“格瑞,要好好活着啊”母亲温柔的声音突然出现,却无比空洞,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不!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!

再也忍不住,低声哭泣起来。

睁开眼,是个梦,是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梦。从进入凹凸大赛之前就开始做了。

已经没有任何睡意了,偏偏头,看着窗外星光闪烁,眼前又浮现了家乡破灭的样子……

不!停下!

猛地坐起,拉扯到伤口,疼得格瑞一瞬间的恍惚。

天已经蒙蒙亮了,格瑞下床,整理一下衣服出了门。

大赛不会因为你受伤而停止。

疼痛在湿热的空气中越发强烈。格瑞唤出烈斩,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一刀使自己清醒起来。

“这不是格瑞吗?来战”狂妄的声音,已经有些清醒的格瑞仰头看上去,嘉德罗斯。

没有等格瑞回答,黄黑相间的棍子朝他挥去,格瑞躲开,却因为巨大的气流和伤口的剧痛而半跪于地上。

用烈斩撑起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,眼前却突然一黑失去意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有后续的emmm
只是现在时间有点紧,可能几个坑填的都会很慢很慢……别打我

第一次板绘……emmm还是临摹格瑞…
不好看别打我

雷安★凹凸 残阳如血 (1)

前文走评论(戳头像也行)

雷狮很久没有见过安迷修了,哪怕他狠狠的欺压鶸,安迷修也没有出现。雷狮看到,安迷修的名字仍在排行榜上,积分还一直蹭蹭蹭的往上涨。但雷狮怎么也找不到那个骑士,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。

当雷狮即将击杀一个参赛者时,一道蓝光挡住了落雷。安迷修的凝晶,雷狮微微眯起眼睛,嘴角带着放荡不羁的笑“怎么?正义的骑士终于来了么?”

安迷修皱皱眉,开口说道“雷狮,这是我的猎物。”

有意思,没有叫我恶党。这是雷狮的第一反应,然后他突然意识到安迷修说了什么。

雷狮略显惊讶的看着安迷修快速的解决那可怜的参赛者,并没有阻止。

安迷修结果了他的“猎物”,瞥了雷狮一眼“我希望只有我们两个知道。”

“等等”雷狮叫住安迷修,“别人不知道吗?”

安迷修背对他,没有停下脚步,声音飘到雷狮耳中,他第一次感觉这个骑士很危险。

“知道的都死了,”骑士没有停下,他说“你是第一个”

“滚远点。”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


雷安★凹凸 残阳如血 (引)

★安哥黑化

★人设可能ooc

“师傅…我做的…真的是对的吗?”

安迷修站在湖边,看着月光下的湖面波光粼粼,喃喃,

“坚守骑士道…是正确的吗?”

安迷修在回忆,回忆自己坚守骑士道的结果——去救人,却被骂跟踪狂;帮忙赶走敌人,对方却大步离开,走前还要骂一句……

师傅好像就是因为太善良才被人杀死,还有我……

安迷修解开胳膊上的绷带,露出来的是一道狰狞的伤口

这个伤,是在参加大赛之前受的,已经忘了是谁做的,只记得,这个伤口一直没有愈合过。所以,他用绷带裹着。

作为大赛第五,他怎么会没有杀过人?

从来没有人知道安迷修杀过参赛者,就是有人知道,也化为数据了。

“有些时候,也想试试,邪恶一点大感觉呢。”嘴角上挑。

一个未眠的参赛者经过,看到安迷修,然后……

剑刺如皮肉的声音,温热的血溅上安迷修的脸。

“好久没有杀过人了,好好放纵自己吧。”

【凹凸雷帕】花吐(2)

★前文链接http://xueji094.lofter.com/post/1f354220_123a9a2f

★人设可能ooc

帕洛斯一惊,看到来人,脸上挂上笑容,岔开话题“雷狮老大你怎么来了?”

雷狮脸上带着狂妄的笑容,闻言道“我不来谁来,那么狼狈啊帕洛斯。”

帕洛斯嘿嘿两下本还想说什么,但一串咳嗽使他把话咽到了肚子里。

“这是怎么啦,”雷狮瞥了他一眼,“有病就去治,记住,海盗团不要废物。”

“知道了,雷狮老大。”帕洛斯笑得灿烂,眼底却是晦暗不明。

也对,自己在雷狮眼里,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,更不值得信任。

帕洛斯,别傻了,他不可能爱你。


【凹凸雷帕】花吐(1)

★单向花吐帕

★结局圆满(甜)

★人设可能ooc

★单向花吐 双向暗恋
“咳咳”紫色的花瓣悄然飘落,在几秒后化为数据消失,花瓣的主人没有管它,而是无力的靠着墙。

『该死,一时大意竟然被海盗团的仇敌关到这个鬼地方』帕洛斯想着『现在出不去,还患上这种病。』

吐花瓣的病他作为一名曾经流浪在星际的欺诈师当然知道,这是花吐症——帕洛斯的母亲就是因为这个病而早早抛弃了他离开人世。

花吐症,顾名思义,从患上这个病起就会吐花瓣,后来越吐越多,直到被花瓣腐蚀,化为花瓣。

不过花瓣会给你指引,让你在死去前找到自己的解药——你爱的、爱你的人的一个吻。

『我爱的人……是谁?』帕洛斯思考着,又咳出几片花瓣,余光瞥到花瓣,

『紫色的花瓣…真美…真像雷狮的眼睛…』

『等等!雷狮的眼睛?』帕洛斯一惊,难道说……“是他?”

“是谁?”戏虐的声音传来,雷狮站在门口。

★未完★


【嘉瑞】突发奇想的生病发烧梗

●第一次发文,不喜勿喷,谢

●原创,人设崩

●算半个小甜饼吧……哈哈

  格瑞表示心累,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突然就会下雨?而且这雨还越下越大?

   然后……

   格瑞找了个地方避雨,没有去管被雨淋湿的衣服。

   结果……

   『今天头有点晕,可能因为是昨天淋雨了。』格瑞表示他好像看到附近有人。

    几个桃粉色的星星划过来,格瑞侧身躲过去,握紧了手里的烈斩。

     却不想星星又从后面折回,格瑞躲闪不及,被划伤了背部。

      微微的痛感给了格瑞因为发烧而有些浑噩的大脑些许清醒。

       他用仅剩的为数不多的力气将敌人杀死,拖着烈斩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去河边洗一把脸使自己清醒,刚想去买药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,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不是格瑞嘛。来打一架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打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格瑞表示遇到嘉德罗斯他不仅头晕还头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才不会听格瑞的话,拎着大罗神通棍冲上来就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格瑞用烈斩堪堪挡住,身体猛地退后,差点掉到河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背后的伤口好像流血了,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,格瑞感觉不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用烈斩支撑自己站起来,听到嘉德罗斯狂妄的声音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赛第二原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皱皱眉,

          『头……好晕……』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格瑞晕过去前最后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
          睁眼是雪白的天花板,格瑞有点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开门的声音,格瑞看过去,

  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走到病床边,看着格瑞,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发烧了都不知道,真是渣渣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突然俯下身来,看着格瑞的眼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然我会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低头,吻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l  love  you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