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寂夜雨浅

寞寂的夜,伴着细雨,是何种滋味?

【嘉瑞】来一个受伤?(1)

◆不想说什么,不要管我挖的坑,我会填。

◆自设金已死亡

一片黑……

不对,还有什么?

黑暗里的火焰,只载了银发男孩的飞船……

不!不要离开我!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,可斗是徒劳,眼前又是黑暗。

“格瑞,要好好活着啊”母亲温柔的声音突然出现,却无比空洞,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不!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!

再也忍不住,低声哭泣起来。

睁开眼,是个梦,是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梦。从进入凹凸大赛之前就开始做了。

已经没有任何睡意了,偏偏头,看着窗外星光闪烁,眼前又浮现了家乡破灭的样子……

不!停下!

猛地坐起,拉扯到伤口,疼得格瑞一瞬间的恍惚。

天已经蒙蒙亮了,格瑞下床,整理一下衣服出了门。

大赛不会因为你受伤而停止。

疼痛在湿热的空气中越发强烈。格瑞唤出烈斩,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一刀使自己清醒起来。

“这不是格瑞吗?来战”狂妄的声音,已经有些清醒的格瑞仰头看上去,嘉德罗斯。

没有等格瑞回答,黄黑相间的棍子朝他挥去,格瑞躲开,却因为巨大的气流和伤口的剧痛而半跪于地上。

用烈斩撑起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,眼前却突然一黑失去意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有后续的emmm
只是现在时间有点紧,可能几个坑填的都会很慢很慢……别打我